您的位置:首页>志鉴园地
洛南有个鞑子梁
浏览次数:6735作者: 杨建国发布时间:2017-12-06

 

       鞑子,指的是塔塔儿人,即鞑靼人。之后,鞑靼人一直成为蒙古的代称,在明初反元时,一般蔑称叫蒙古鞑子。之后,这也成了其他游牧民族的代称。他们是生活在西伯利亚南部的一个游牧民族,后与蒙古民族融合。

       然而,令人称奇的是,在商洛市洛南县石坡镇的李家河乡有一处名叫鞑子梁的地方。高高的山梁之上,用层层叠叠的石板建成的石板房随处可见,构成了一幅独特的风景。当地至今还流传这样一首民谣:“鞑子梁,石板房,石板底子石板梁,石板柱子石板墙,石板垒墙墙不倒,情人跳墙狗不咬……”。那么,这里为何称作鞑子梁?石板房是谁所建?它和当年蒙古元军有无关系?查阅《洛南县志》没有任何记载,询问当地人也无人知晓,给人留下几多遗憾。

 

       偶而,我在金末元初的重要诗人杨宏道所著的《小亨集》里的几首诗中,找到了一些元军入侵洛南的历史信息:

       杨宏道(1189-1272?),山东淄博人。早年为了谋生曾远去辽东,由于蒙古铁骑南下,他被迫回归故里。后来家乡也遭受蒙古铁骑袭扰,他便远赴汴京,以荫获刑部差委官。后来又远赴陕西商州、洛南等地,由商洛进入河南邓州,在蒙古铁骑的逼迫下南下荆襄。据记载,他是在正大四年(1227)秋,从甘肃平凉避乱来到洛南,见证了当时蒙古军队攻入洛南的景象。此时的洛南正处在饱受战争之苦、人民处于流离失所的兵荒马乱年代。他在《投邓州节副刘光甫祖谦》诗中写道:“仲秋八月离平凉,胧月光寒径水黄。弱妻抱子乘瘦马,服玩附行犹一囊。鄠郊蓝水不敢住,东南深杳崔鬼藏。洛南十月戎马嘶,市人散走如惊獐。携妻抱子窜山谷,仓卒不暇持资粮。……”反映了这一时期他辗转流离、流落他乡的所见所闻,记录了元军侵入洛南时“马蹄踏破洛南川,回首山城一片烟。”《达内乡见县令裕之》战乱情景。为这一时期的历史提供了宝贵资料。

       此外,上个世纪70年代,在洛南县发现了“蒙古军都元帅府之印”,是距鞑子梁不远的柏镇庵附近出土的。《商洛地区志》是这样记述的:该印为“银质,矩形钮,正方形印面,钮高6.5厘米,通高9.5厘米,边长8.7厘米,重2250克。印背左侧刻“中书礼部造”、“元贞元年六月日”楷书两行。左侧刻“蒙古军都元帅府之印”九字,印文为蒙古八思巴文。元代兵制有蒙古军、探马赤军和汉军之设置。元制“蒙古都元帅”为三品,与中书令、左右丞相皆为银印。”现存陕西省历史博物馆。经查元贞元年为1295年,该印也就是在元世祖忽必烈建立元朝后的25年所制。

       在考查李家河乡的鞑子梁时,得知这里有金鞍、刘村等村庄,为何叫金鞍?仅从“金鞍”这两个字里,似乎也为我们透露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金鞍,从字面理解,是金色马鞍的意思,它会不会是为了纪念他们是马背上的民族而起名?给我们留下了遐想的空间。从以上资料和情况来看,我们是否可以作这样的推断:当年有一部分元兵残部行至洛南,此时的他们早已兵困马乏,无心恋战,便选择了在这个空旷无人的山梁,就地取材,用满山遍地的石板,做墙体,做瓦片,建成简单的房舍,开辟荒山、繁衍生息,从此告别了辽阔的大草原,永远的留了下来,过上了普通百姓的平安生活。故而当地人便将这里称为“鞑子梁”。千百年来,他们与当地人通婚、融合、逐渐被同化。

       据说,鞑子粱的石板房已有800多年的历史。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与进步,这种建筑已难以满足当代人们生活生产的需要,村里的年轻人纷纷下山,现已很少有人居住。要想探究鞑子粱的更多历史,还有待于更多的文史爱好者共同研究,有新的发现。  
 

网站地图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E10.0以上浏览器
Copyright 2017 www.sldfz.cn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 11001380号-1网站标识码:6110000012
主办:商洛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 地址:商洛市民主路1号 邮政编码:726000 联系电话:09142312098

陕公网安备 611002020000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