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志鉴园地
罗公碥石刻发现记
浏览次数:6919作者: 商洛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发布时间:2017-12-06

       为了充分挖掘和展示商於古道几千年的古今变迁和人文历史,服务古道旅游景区建设,我们决定编写一部商洛地情丛书---《商於古道》。商於古道,又称作“商於六百里”,其中在商州东40里的洛源村的铜佛龛这一段非常险要,也是书中要重点介绍的内容。当年人们经过这里,要紧贴丹江边的石壁才能通行,且宽不盈尺,人畜经行,提心吊胆,经常有行人或驼骡坠岩落水。明代万历年间曾有郡人王右文、牛中书捐资修建。

       东四十里有碥,最险绝。缘延半壁,仄径凌空。丹江绕其下,奔流激箭,危石狰狞水中,俯视黝黑。”“然宽不足三尺,长亘五六里,崖势倾侧,石骨呈露,不受寸土。马蹄蹴之如履镜面,执鞭者侧足夹持以走,惴惴乎骨惊神戄,盖行人苦此久矣。”

       乾隆二十二年四月,时任商州知州的罗文思捐廉俸银五百两,请工匠将商州州东铜佛龛碥路开辟成大道,外凿石为栏以保安全,内壁开石洞以便行人避雨憩息。当年十月竣工,使昔日绝壁变为通途,商旅往来者欢呼不止。为赞颂罗文思的善举,故称之为罗公碥,并刻石记之。

       新中国成立后,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国家曾对这条路进行了彻底改造。据《商洛地区交通志》记载,1969年12月,共投资50多万元,对十八盘和罗公碥一段进行改线,历时一年,长度有7.5公里。

       为了丰富书中图片,2014年6月中旬,我们即来到这里进行拍照,可没想到,由于前两天才下过雨,道路泥泞,车开到半路便不能通行,只好放弃。6月17日这天,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我便带办公室的同志专程赴商州区夜村镇洛源村,再次对原罗公碥路段实地考证。

       我们从321国道罗公碥桥向左进入原未改道前的老路,先在入口处拍了几张远景照片,之后便随着当年的道路进行寻找,在路边山崖一处被废弃的平房前,我们只发现了平房靠南的石壁处有一个石龛底座,对于原来的路迹在哪里也不能确定,便开车继续前行。

       说来也巧,在前面一处开阔地,是一个采沙场,有两辆车正在掉头。其中有一个人看我手里拿的相机,便和我们打招呼:“你们是不是来拍罗公碥石刻的?”我急忙问道:“这里有罗公碥石刻?在什么地方?”他的一句话让我喜出望外,因为之前我从没听人说过这里有石刻之事。之后才知道他是这里的老板袁龙军。他说:“今天早上有一老人还给我们说罗公碥石刻的事,他家离这儿不远,你们要问他。”我说:“能否麻烦你帮我们去找一下。”袁老板爽口答应。在他热心的帮助下,大概过了一二十分钟,便找来了该村年近70岁的村民张军民老人。老人说,他也是听上一辈人讲的,石刻就在这儿附近。在老人家的指引下,我们走出房间,沿着刚才里的路乘车向南大约走了5、6分钟很快便来到石刻这里。他指着山顶对我们说,上面就是霸王寨,原来的路是沿着上面的石崖修的。下面就是丹江河。接着他领我们继续往前走来到了当年铜佛龛的位置,也就是我们刚刚到过的这个地方。由于此时已是中午11点了,太阳光很刺眼,老人家抬着头,一时他也找不见石刻的位置。对我说,“记得就在这里,现在咋找不见了?”我也在睁大眼睛仔细地寻找着。就在铜佛龛以南10多米高的石崖上,我发现了山崖上边一块凸出的石条好像有字,我赶快摘下墨镜,仔细一看,上面有“罗公碥”三个字。我赶忙对老人家大声说道:“您快过来看,是不是这个!”我指着上面的石崖说。"啊!对,对,就是它!"老人也激动地说道。这时我才对石刻仔细的进行观赏,只见篆刻在石崖上清秀的楷书共九个字,其中“乾隆二十二年”是竖刻的一排小字。石条大约一米多长,高约4、5十公分。石刻下面当年的路基依然清晰可辨。这真是应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句话。这一意外的惊喜着实让我们兴奋不已!我急忙举起相机记录下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沉寂了257年的“罗公碥”石刻终于在这一天被我们发现,同时也为志书的记载找到了依据。

       罗公碥石刻被发现这一消息在《商洛市政府网》《商洛地方志网》发布后,引起了广大读者的极大兴趣。《华商报》《西安晚报》驻站记者立即找我采访,并索要了照片。见报后,《人民网》《新浪网》《台湾军事网》等40多家网站先后予以转载,一些摄影爱好者也纷纷给我打电话或上门询问。10月份,在印刷《商於古道》一书时,我专门在书中配发了“罗公碥石刻”图片。

       罗公碥石刻的发现真可谓是意外的惊喜和重大的收获!

       特写文以记之。

       清乾隆二十三年《续商州志》是这样记载的:“郡东四十里有碥,最险绝。缘延半壁,仄径凌空。丹江绕其下,奔流激箭,危石狰狞水中,俯视黝黑。”“然宽不足三尺,长亘五六里,崖势倾侧,石骨呈露,不受寸土。马蹄蹴之如履镜面,执鞭者侧足夹持以走,惴惴乎骨惊神戄,盖行人苦此久矣。”

       乾隆二十二年四月,时任商州知州的罗文思捐廉俸银五百两,请工匠将商州州东铜佛龛碥路开辟成大道,外凿石为栏以保安全,内壁开石洞以便行人避雨憩息。当年十月竣工,使昔日绝壁变为通途,商旅往来者欢呼不止。为赞颂罗文思的善举,故称之为罗公碥,并刻石记之。

       新中国成立后,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国家曾对这条路进行了彻底改造。据《商洛地区交通志》记载,1969年12月,共投资50多万元,对十八盘和罗公碥一段进行改线,历时一年,长度有7.5公里。

       为了丰富书中图片,2014年6月中旬,我们即来到这里进行拍照,可没想到,由于前两天才下过雨,道路泥泞,车开到半路便不能通行,只好放弃。6月17日这天,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我便带办公室的同志专程赴商州区夜村镇洛源村,再次对原罗公碥路段实地考证。

        我们从321国道罗公碥桥向左进入原未改道前的老路,先在入口处拍了几张远景照片,之后便随着当年的道路进行寻找,在路边山崖一处被废弃的平房前,我们只发现了平房靠南的石壁处有一个石龛底座,对于原来的路迹在哪里也不能确定,便开车继续前行。

       说来也巧,在前面一处开阔地,是一个采沙场,有两辆车正在掉头。其中有一个人看我手里拿的相机,便和我们打招呼:“你们是不是来拍罗公碥石刻的?”我急忙问道:“这里有罗公碥石刻?在什么地方?”他的一句话让我喜出望外,因为之前我从没听人说过这里有石刻之事。之后才知道他是这里的老板袁龙军。他说:“今天早上有一老人还给我们说罗公碥石刻的事,他家离这儿不远,你们要问他。”我说:“能否麻烦你帮我们去找一下。”袁老板爽口答应。在他热心的帮助下,大概过了一二十分钟,便找来了该村年近70岁的村民张军民老人。老人说,他也是听上一辈人讲的,石刻就离这里附近。在老人家的指引下,我们走出房间,沿着刚才里的路向南大约走了5、6分钟很快便来到石刻这里。他指着山顶对我们说,上面就是霸王寨,原来的路是沿着上面的石崖修的。下面就是丹江河。接着他领我们继续往前走来到了当年铜佛龛的位置,也就是我们刚刚到过的这个地方。由于此时已是中午11点了,太阳光很刺眼,老人家抬着头,一时他也找不见石刻的位置。对我说,“记得就在这里,现在咋找不见了?”我也在睁大眼睛仔细地寻找着。就在铜佛龛以南10多米高的石崖上,我发现了山崖上边一块凸出的石条好像有字,我赶快摘下墨镜,仔细一看,上面有“罗公碥”三个字。我赶忙对老人家大声说道:“您快过来看,是不是这个!”我指着上面的石崖说。"啊!对,对,就是它!"老人也激动地说道。这时我才对石刻仔细的进行观赏,只见篆刻在石崖上清秀的楷书共九个字,其中“乾隆二十二年”是竖刻的一排小字。石条大约一米多长,高约4、5十公分。石刻下面当年的路基依然清晰可辨。这真是应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句话。这一意外的惊喜着实让我们兴奋不已!我急忙举起相机记录下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沉寂了257年的“罗公碥”石刻终于在这一天被我们发现,同时也为志书的记载找到了依据。

       罗公碥石刻被发现这一消息在《商洛市政府网》《商洛地方志网》发布后,引起了广大读者的极大兴趣。《华商报》《西安晚报》驻站记者立即找我采访,并索要了照片。见报后,《人民网》《新浪网》《台湾军事网》等40多家网站先后予以转载,一些摄影爱好者也纷纷给我打电话或上门询问。10月份,在印刷《商於古道》一书时,我专门在书中配发了“罗公碥石刻”图片。

       罗公碥石刻的发现真可谓是意外的惊喜和重大的收获!

       特写文以记之。

(市志办主任 杨建国)

网站地图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E10.0以上浏览器
Copyright 2017 www.sldfz.cn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 11001380号-1网站标识码:6110000012
主办:商洛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 地址:商洛市民主路1号 邮政编码:726000 联系电话:09142312098

陕公网安备 611002020000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