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志鉴园地
商洛鼎铭初考
浏览次数:2459作者: 商洛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发布时间:2017-12-06

  北宋时期,著名大文学家欧阳修在其所著的《集古录》中有一篇“商雒鼎铭”,是他的好友刘敞在商洛得到的,宋人称作“商洛鼎”。该鼎系鄀国公在商洛时为纪念其先祖所铸(原物今已不存)。笔者查阅了有关此文的相关记述,这里分述如下:
  在《直隶商州总志》(清乾隆九年[1744])卷十四“拾遗”篇中有商雒鼎铭的记载。其原文为“商雒鼎铭,原父得之终南上雒,其铭云:‘惟十有四,月既死,霸王在下都,雝公(言字加戚音qi ) 作尊鼎,用追享丁於皇目考,用气糜寿,万年无疆,子子孙孙永宝用。’雝公不知为何人?原父谓古丁宁通用。蔡君谟谓:十月四月者,何原父亦不能言也!”
  欧阳修在《集古录》中所收录的“商雒鼎铭”,在铭文的标点上与上一篇不同,内容亦有所不同。原文为“右《商雒鼎铭》者,原甫在长安时得之上雒。其铭云:‘惟十有四月既死霸,王在下都,雍公作尊鼎,用追享丁於皇考,用气糜寿,万年无疆,子子孙孙永宝用。’雍公不知为何人。原甫谓古丁、宁通用,盖古字简略,以意求之则得尔。而蔡君谟十有四月者何?原甫亦不能言也。沿平元年中伏日书。”
  《两周金文辞大系考释》一书中,将“商雒鼎铭”称为“鄀公 (言字加戚音qi ) 鼎”,铭文中“既死霸”后多“壬午”二字,并非“下都”,而是“下蠚”。其后内容相同。并云:此鼎考古图云“得于上雒”,故宋人又称之为“商洛鼎”。上洛,今陕西商县地,在春秋末年属晋,则下蠚盖灭于晋者也。蠚字从虫虫,下鄀公 (言字加戚音qi ) 簠作(若字下两虫字 )从虫,均有意与上鄀示别。著名历史学家、古文字学家郭沫若在释注曰:“意南郡之鄀为本国,故称上,上雒之鄀为分枝,故称下,此犹小邾出于邾娄而称小矣。南郡之鄀后为楚所灭,故于春秋末年其故都竟成楚都也”。
  从以上三篇不同记载,可以看出:文中第一篇标注“惟十有四,既死,霸王在下都”明显有误。而后二篇标注为“惟十有四,既死霸”为准确。“既死霸”一词,在《辞海》中注释为:古时一种记日子的名称。“霸”亦作“魄”,指农历二十三日以后至于晦日也,即下弦到月晦一段时间。前两篇“王在下都”也有误,从后一篇释文可知,当“王在下鄀”为准确。而“下鄀”即指上雒。下鄀后为晋国所灭,成为晋邑。据新编《商洛地区志》载:上雒郡有之建置始于晋泰始二年(266),治所在上雒县,即今商洛市之商州区。至于雍公和鄀公当为何人,据《左传》宣公十一年杜预注“楚县大夫皆僭称公”,鄀公或雍公可能是楚之县公。第一篇所言之“原父”是欧阳修好友刘敞的字。刘敞,世称公是先生,北宋史学家、经学家、散文家。临江新喻(今江西新余市)人,庆历六年(1046)进士。因此,第二篇《集古录》所言“原甫”当为“原父”;而第一篇 “用追享丁於目皇” 中“目皇”二字为笔误,应为“且皇”(甲骨文“且”字即“祖”字)。
  另据《左传》僖公二十五年所载:“秋,秦、晋伐鄀。楚斗克、屈御寇以申、息之师戎商密”。杜预云:“本商密,秦楚上小国,其后迁于南郡县。……商密,别邑,今南乡丹水县。”(今河南淅川一带)。据有关资料记载,鄀是前代遗留下的古国,若敖是楚王熊咢的儿子,楚武王的祖父,本姓允,在位二十七年死去,由于在位时间不太长,被称为“敖”。“若”是他的出身地点,这个“若”也就是鄀。鄀国初始为一强盛之国,地跨今河南、湖北、陕西三省所接壤之地。公元前635年和前622年,秦人两次伐鄀。到春秋后期,已是日益削弱的小国。《左传》文公五年:“初,鄀叛楚即秦,又贰于楚,夏,秦人入鄀。”意思是,在文公五年初鄀国背叛楚国,投靠了秦国,又二度归附了楚国。是年夏,又受到秦国入侵。鄀国也就在这时南迁,沦为楚为附庸。《两周金文辞大系考释》引用《汉志》作鄀注云:楚昭王畏吴自郢徙此。(在今湖北宣城县)。
  综合以上分析,上雒在春秋时为鄀国之下鄀,而上鄀原在河南淅川的商密,后南迁至湖北宜城,归附楚国。鼎之铭文系鄀公或雍公为追念先祖的一段文字。现在商洛境内的允姓即为鄀国公的后裔。由此表明,商州在中国几千年历史的长河中战争频仍,可谓古老也。
                      (杨建国) 《2009/5/23/商洛日报》

网站地图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E10.0以上浏览器
Copyright 2017 www.sldfz.cn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 11001380号-1网站标识码:6110000012
主办:商洛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 地址:商洛市民主路1号 邮政编码:726000 联系电话:09142312098

陕公网安备 611002020000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