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志鉴园地
商洛与古鄀国
浏览次数:1978作者: 商洛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发布时间:2017-12-06

  在商洛历史长河中,有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这就是商洛早在西周和春秋时期就是一个国家,即——古鄀国。笔者就这一问题曾作了初步考证(2009/5/23《商洛日报》)。现将近期得到的一些资料加以整理,再次略陈管见,以求方家指教。
  事情还要从去年说起,我在翻阅清《商州直隶州总志》拾遗篇时,有一小篇“商洛鼎铭”的记载引起了我的兴趣。为此,我专门请教了商洛文史专家、商洛学院牛树林教授,搞清了事情的原委。此鼎铭系北宋大文学家欧阳修在其好友刘敞处得到的。(刘称其在商洛得之。)宋人称之为“商洛鼎”(今已不存),并收录在他编著的《集古录》中。具体内容是鄀国的鄀公(左右结构:左为言字旁,右为加咸字下加系音咸)为追念其先祖,祈求长寿,让子孙将此鼎作为宝贝永享用的文字。郭沫若先生在其编著的《两周金文辞大系考释》中也将此收录,并就内容进行了辨析,其注为:“意南郡之鄀为本国,故称上。上洛之鄀为分枝,故称下。此犹小邾出于邾娄而称小矣。南郡之鄀后为楚所灭,故春秋末年其故都竟成楚都也。”
  在春秋前期,鄀国当时分上鄀和下鄀,初始为一强盛之国,跨豫、鄂、陕三省接壤之地,上鄀在今河南淅川县西南丹江左岸,都城建在商密(今河南淅川县),春秋后期为楚都(后迁湖北宜城县东南)。下鄀则作“蠚”,意与上“鄀”区别,在今河南内乡至陕西商州之间,后被晋所灭,成为晋邑。
  而《淅川县志》(1990年版)对鄀国的记载是这样的:黄帝长子昌意封于鄀,是为鄀国。昌意子高阳自幼随世父(黄帝次子)少昊教养,后为帝,名颛顼,世父子名昧未立。昧有二子,名允格和壹骀。颛顼封允格于鄀,封壹骀于汾川。因此《路史》曰:鄀为少昊之后,允姓。周时为子爵国。春秋后期亡于楚国。
  另据有关史料记载:春秋时期有数百个大小诸侯国,他们相互兼并,角逐争雄,混战不休,鄀便是前代遗留下来的古国。楚王熊鄂的儿子叫若敖,系楚武王的祖父,允姓,在位27年死去。由于在位时间不太长,被称为“敖”,“若”是他的出生地,这个“若”也就是“鄀”。
  鄀国初始很强盛,在公元前635年和前622年,秦晋两次伐鄀(《左传》)。到春秋后期,已是日益削弱的小国了。《两周金文辞大系考释》引用《汉志》作鄀注云:楚昭王畏吴自郢徙此。(在今湖北宜城县)。
  以上记载表明,上鄀国和下鄀国它们存在的时间应该是相同的。商洛之地原为鄀国之下鄀,后被晋国所灭。而上鄀国后又被楚国所灭。直到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才置商县。商洛始有建置称为上洛郡,始于晋武帝泰始二年(266)。治所在上洛(今商州),辖境内今丹江上游、河南熊耳山西北洛河上游地区。其后辖境缩小。北周时始置商州(治所在今商州区),隋大业及唐天宝、德至时又曾改商州为上洛郡。据中华书局出版的王仲荦《北周地理志》:竹书记年曰:晋烈公三年,楚人伐我南鄙,至于上洛。即此也。汉元鼎四年,以其地置上洛县,居洛水之上,固以为名。魏书地形志:上洛,前汉属恒农,后汉属京兆,晋属上洛郡。上洛因处在洛水之上故称上洛。由此来说,上洛初为郡,继为州,郡、州、县反复更叠,直到开皇二年(581)才称之为商洛县,这是历史上将“商”与“洛”二字连起来作为称谓的开始。隋《地理志》说:商洛之名源于商山、洛水。
  在商洛历代旧志历史沿革记述中,只有“周为列国,属晋。楚申息之师戍此。”“春秋属晋“。没有商洛曾为鄀国的记载。2006年出版的新编《商洛地区志》,在大事记中有一条引用旧志的资料:“周襄王十七年(前635),春,晋伐鄀,出武关”。在人口源流中也有一处允姓记载:“允氏,春秋时鄀国人姓氏,鄀之邑在河南内乡和陕西商县”。仅从这两条有限的记载和以上分析足以证明:在西周和春秋时期,商洛之境即为鄀国之地,现在商洛的允姓也就是鄀国公后裔也当确切无疑。
  因此,我们姑且不论传说中五帝时期的鄀国是否真实可信,但鄀国早在西周、春秋之初就已经存在已是不争的事实。由此说来,商洛的人类文明史将要予以改写。 (杨建国)
                         -----2010/3/20《商洛日报》

知识链接

  鄀国,允姓,原在湖北钟祥汉水北,时迁徙至河南淅川西南境,称下鄀,是秦楚交界处一小国,附属于楚。秦穆公助晋文公篡位后,又借联手平定子带之乱一事完成与晋国的结盟。秦国急于向东方扩张,于是挥兵伐鄀。晋文公得知秦穆公之意图,举双手赞成,并主动派遣援兵助战,以示支持秦国东扩。于是,以秦军为主,以晋军为辅,针对楚国发起了这次带有试探意味的军事行动。  
  对于晋、秦两国近段时间发生的一系列变故,楚国方面始终给予高度观注,对秦国东进的企图也已有察觉,当时,楚国正在对陈国用兵,获息秦将东进,亦不敢待慢。北疆守军,也就是楚地方部队中战斗力最强的方城一带驻军(以申、息两县守军为主)奉命进入临战状态。申、息两县地方长官,申公斗克和息公屈御寇,率军进驻鄀国都城商密,以助鄀国戍守备战;令尹子玉亲率大军位于其后,随时增援。  
  秦军攻鄀,见楚军在有准备,采取迂回偷袭战术,绕过鄀国御秦门户析邑(今河南西峡,商密西北),沿其西侧一角南下,悄然渡过丹江,随即直扑鄀都商密。为了动摇楚、鄀联军军心,秦军到达商密后,拨出部分士卒假扮成被秦军俘虏的鄀军战俘,制造秦军已经攻占析邑的假象;有趁夜在商密城外掘地杀牲,伪制盟书,制造协助鄀国防守的楚军已与秦军结盟的假象。鄀人误认为西北门户析邑已经失守,又误以为楚军已经背弃自己,不待交战就放弃抵抗,向秦军投降。鄀军的投降,又严重动摇了协防楚军的军心,且另楚军措手不及,旋及被秦军击败,斗克、屈御寇二将也被俘虏。取得胜利的秦军不待多留,马上带着俘获的人、财,收兵西返。率军在后的楚将子玉闻讯,怒不可遏,忿然领兵追来。但一切都已太晚,子玉未能追上,秦军安然撤回。无处发泻怒火的子玉只能回师攻陈,将陈国击败。

网站地图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E10.0以上浏览器
Copyright 2017 www.sldfz.cn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 11001380号-1
主办:商洛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 地址:商洛市民主路1号 邮政编码:726000技术支持:商洛市嘉盛科技有限公司

陕公网安备 611002020000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