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志鉴园地
红色洛南
浏览次数:2494作者: 商洛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发布时间:2017-12-06

  素有陕西“东南门户”之称的洛南县,因可北望潼关、南达武关、东扼铁锁关、西连关中平原,地险而居衡,自古乃兵家必争之地。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地理环境,在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从1927年许权中旅进驻洛南开展革命活动始,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李先念、贺龙、刘华清、徐向前、程子华、汪锋、徐海东、唐澍、刘志丹等108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共和国将军先后挥戈秦蟒、辗转洛水,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洛南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及其军队的领导下,前赴后继、不畏牺牲,踊跃参军参战,同中外反动势力进行了不屈不挠的英勇斗争,无数仁人志士献出了宝贵生命,为民族的独立、人民的解放、新中国的诞生做出了巨大贡献,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已普查出革命遗址19处,这片红色热土1984年被批准为革命老区。
 【渭华起义的屯兵地】渭华起义与八一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等,同是中共历史上最重大的几次武装起义之一。而渭华起义的骨干力量——许权中旅,就是在洛南完成起义的思想、组织和军事准备的。
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后,为了粉碎国民党“清党反共”的迫害,保存党在西北地区的唯一武装力量,遵照中共中央和陕西省委的指示,许权中旅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和艰难曲折的历程,于1927年底进驻陕豫交界处的洛南三要一带休养生息,谋求发展。1928年1月,中共陕西省委先后安排刘志丹(刘景桂)、唐澍、谢子长(谢浩如)、吴浩然、廉益民(卢少亭)、周益三等到许旅,加强党对许旅的领导。1928年4月初,新成立的中共陕东特委书记刘继曾(省委常委)到洛南向许旅传达“中共陕西省委关于组织渭华暴动的决定”,要求许旅扩大武装、准备参加起义。5月7日,许旅从三要出发,经石坡、巡检、三元、潼关等地,于5月中旬抵达华县瓜坡镇宣布起义,16日在高塘镇成立“西北工农革命军”,唐澍任总司令、刘志丹任军事委员会主席、廉益民任政治部主任、王泰吉任参谋长、吴浩然任军党委书记、许权中任军事总顾问兼骑兵分队队长。起义失败后,唐澍、刘志丹等率工农革命军和陕东赤卫队部分地方干部共300余人,且战且退,由涧峪翻越秦岭,于6月25日抵洛南县洛源、保安一带继续坚持斗争。7月1日保安战斗失利后,唐澍牺牲,刘志丹等率余部200余人到商州黑龙口休整,于8月中旬经丹凤、商南,出荆紫关入河南。  
这次起义虽然没有成功,但沉重打击了西北反动统治阶级的嚣张气焰,鼓舞了西北人民的斗志,同时也教育和锻炼了陕西人民,培养了政治、军事干部,为开展工农武装割据和以后创建西北革命根据地积累了经验。许旅从1927年底到1928年8月中旬,两进两出洛南,历时8个多月。在当时敌人非常强大且非常疯狂的情况下,紧紧依靠并组织发动洛南人民,打击土豪劣绅、贪官污吏,开展苏维埃运动;建立农民协会,为群众兴利除弊排忧解难;扩军整编,建立健全部队党、团组织,为陕东特委培训军事骨干,完成了渭华起义的军事、组织和思想准备。许旅进驻洛南,不仅为闭塞落后的洛南带来了革命的火种,唤醒了沉睡的山区、浑盹的群众,而且使统治黑暗、贫穷落后的洛南燃气了农民运动的熊熊烽火,与渭华地区农民运动遥相呼应,成为西北地区10年土地革命战争的前奏。同时,洛南人民也给予了部队无私的支援和帮助。许多群众宁愿自己饿肚子,也要把粮食送给部队。三要贫苦农民杨义堂、杨庄娃等因为部队经管粮台组织粮食而遭恶霸何豹子杀害,三要群众想方设法将自己炼的铁送给部队制造手榴弹和迫击炮弹,灵口街妇女自发组织为战士缝补洗浆,洛源群众打扫好屋子迎接战士入住休息,洛南青年农民刘实通、杨正兴、何秋分、刘振杰等自愿参军参战, 使许旅由入洛时的1290人增加到2000余人。  
红军长征的加油站】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为了粉碎国民党蒋介石的疯狂“围剿”,先后有4支红军转战洛南,宣传革命思想、发动人民群众,打击消灭土豪恶霸和反动势力,休养生息、补充给养,扩军整编、壮大队伍。洛南人民为红军长征提供了无私的支援和帮助,其中红25军和红74师是红军长征结束时仅有的两支人数得到增加的队伍。
 1932年11月21日,红3军在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书记夏曦、军长贺龙、政委关向应率领下,分别从河南省卢氏县的梨树坪、木桐沟等进入洛南,后在三要北司召开群众大会,宣传红军的革命思想,三要水磨韩凤来、四岔杨占山等众多青年参加了红军。红军在洛南稍作休整并补充给养后,向南开去。
1933年6月21日,红26军在汪峰、刘志丹、王世泰率领下,,从照金革命根据地南下,于7月中旬进入以洛南洛源镇为中心的蓝田、商州、洛南 、华县四县交界处,与敌周旋3个多月。洛南人民冒着生命危险给予了大力支持和保护,保证了红26军主要领导的安全并渡过难关。
1934年11月16日,红25军在军长程子华、政委吴焕先的率领下,以“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的名义,由河南省罗山县何家冲一带出发,浴血奋战,越过平汉铁路,经过桐柏、伏牛山区,于12月8日从陕豫交界处的箭杆岭铁锁关进入洛南三要,9日南越蟒岭,10日在庾家河(今属丹凤)决定成立“鄂豫陕省委”、创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在之后的8个多月时间里,红25军在鄂豫陕革命根据地内的大迂回斗争中 ,三进三出洛南,足迹遍布洛南的山山水水。先后成立了鄂豫陕省委、中共商洛特委和抗捐第一军、豫陕特委和豫陕游击师,进行了鸡头关、九泉山、庾家河等战斗,解放了洛南县城,在城隍庙召开了群众大会,发布了《关于商业政策问题》的布告,打开监狱解救抗捐群众70多人,建立了梨园岔等三个区和沙坪等六个乡苏维埃政权,处决了一批土豪劣绅,打击消灭了一批国民党地方武装。先后有近千名洛南人民参加了红25军和抗捐第一军。其中八里桥老虎窝煤窑一次就有30多名挖煤工人参加了红军,为红25军增加了工人阶级成份。正是包括洛南在内的鄂豫陕革命根据地人民的踊跃参军参战,虽然经过残酷的战斗减员,红25军仍由入陕时的2500余人发展到北上时的4000多人,绝对数增加3千人以上。
 1935年7月,中共鄂豫陕省委率红25军主力北上后,决定由豫陕特委和鄂陕特委合并组建鄂豫陕(陕南)特委,郑位三任书记。同时以300多名红25军战士为骨干,与鄂陕、豫陕两个游击师的400多名游击队员合并组建了被毛主席誉为“陕南土著军”的红74师,师长陈先瑞、政委李隆贵。红74师成立后,在西起宁陕、东至卢氏、南抵汉水、北至终南山以北的东西500里、南北200里的广大区域内,以灵活机动的运动战术,采取同敌人“兜大圈子”的办法,摆脱敌人的重重围困,打击消灭地方民团和保安团,发展壮大红军。5个来回中有第二、第四、第五3个来回涉及洛南,足迹遍布洛南全境。为配合中央红军东征,红74师以华山南坡的洛南黑山、黄龙铺为据点,围绕华山在华山脚下转了三大圈,同时选派手抢团、步兵团的50多名战士登上华山,张贴标语,大造声势,开展了“大闹华山”,受到毛主席的称赞。先后有包括洛南青年谢光东、吴祥云等在内2000多名鄂豫陕根据地群众参加了红74师,使红74师由组建时的700余人发展到1937年4月离开时的2100多人。
 【抗日救亡的急先锋】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者以蓄意制造的卢沟桥事变为起点,全面发动了吞并中国的侵略战争。在这国难当头、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洛南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开展了风起云涌的抗日救亡运动,为八年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做出了应有贡献。
 1937年8月,洛南青年罗锦文,在西安联络动员包括8名洛南青年在内的14名青年医护人员,成立了全国第一个自愿奔赴抗日前线的战地医疗救护组织——西北青年抗日前线救护队,亲任队长,奔赴抗日前线开展战地救护,受到了朱德、澎德怀、左权等的肯定和表扬。随着日寇侵入潼关,洛南已成为抗日的前哨。为肩负起抗日救亡的历史重任,洛南的第一个中国共产党地方组织——中共洛南支部,于1938年8月在县城北塬成立。为形成广泛的抗日统一战线,在共产党员、民先队员和进步学生的推动下,在大革命时期的中共党员郝兆先和县立洛南中学校长黄宪之等进步人士的参与支持下,先后成立了“陕西省各界抗敌后援会洛南分会”、“县立洛南中学抗敌后援支会”和西街小学、景村小学等抗敌后援支会,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时任县长的郝兆先被群众誉为“抗日县长”。为扩大抗日武装,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先后成立了“洛华游击队”和张国安、龚贤安、肖绪歧等游击组织。1940年6 月18日,日军轰炸重庆返回途中,一架敌机迫降洛南,洛河儿女手持农具追歼4个、活捉3个弃机逃跑的日本鬼子。抗战时期,洛南在西安、开封、延安等地学习的何史挺、姜廉生、何振藩、谢苏、冀克让、张振民、白景华等青年学生先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和民先队,在38军17师任副团长的郝世英、在杨虎城警一旅任上士文书的冀居生等光荣入党,他们都为抗日救亡运动做出了重要贡献。
 【护送革命干部的交通站】洛南是鄂豫陕、豫鄂陕、豫陕鄂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豫陕特委、商洛特委、蓝洛县委、卢灵洛县委、卢洛县委的中心区域。在白色恐怖下,洛南人民舍生忘死,保护了一批又一批革命队伍、革命组织和革命干部。红26军南下洛南期间,洛源、保安群众主动为红军带路、送信、做饭、打鞋,青年农民李志仓从茉胡梨沟把30多名红军安全送到青岗坪。红25军入陕后最为险恶的庾家河战斗,造成300多名红军牺牲,军长、副军长和多名团、营干部及众多战士受伤,为保证伤员得到及时救治,当地村医杨春荣、罗铭臣、罗锦文等主动拿出自家的药物协助救治伤员,全力以赴帮助部队将伤员安置到群众家中救治养伤。1934年底,吴焕先率红25军由景村向南转战中,有4名小红军伤病员在灵官庙附近掉队,当地群众主动收养、精心照料和掩护,除一人被敌杀害外,其余3人先后安全归队。老虎圈群众熊用富,将右腿负伤的抗捐第一军司令刘实通隐藏于屋后的山洞中,为其送饭医伤。1946年7月22日中原突围北路部队进入商洛以后,李先念率40多人的指挥机构,化妆隐蔽于洛南南部区域为中心的群众家中,统一领导和指挥豫鄂陕根据地革命斗争长达2个多月,直到9月底安全护送出商洛境,经蓝天、临潼等地回到延安。灵官庙群众周志明,机智勇敢,将蔡田游击队队长蔡兴运用稻草裹住扛在肩上,不慌不忙走出敌人的搜查圈。西北工农革命军总司令唐澍牺牲后,敌人将头颅割下悬挂于洛南县西城门上示众,洛南人民冒着生命危险,夜间偷偷将唐澍的头取下掩埋,遗体由保安唐岭农民余善伯等掩埋于栲树梁上。
培养革命干部的大熔炉】1919年,洛南在北京大学读书的李景阳,参加了著名的“五四”爱国运动,成为洛南最早接受革命思想并开展革命活动的第一人。受“五四”文化和思潮的影响,以禁止妇女缠足、鼓励裹足妇女放脚的第一个进步性群众组织——洛南“天足会”于1923年成立。在第一次国共合作的推动下,具有大革命性质的“中国国民党洛南县党部”于1926年秋成立。1927年10月,在华县七里寺小学当校工的洛南麻坪头岔村贫苦青年何宜臣光荣入党,成为洛南的第一个中共党员。漫长的革命斗争,使洛南人民的革命思想从无到有、革命觉悟从低到高、革命活动从少到多、革命形势从小到大。先后建立工委3个、县委、县政府6个,区级政权10个,乡级政权26个,农会、农民协会117个,共青团和妇女组织91个,众多贫苦农民成长为革命的骨干力量。贫苦农民刘实通、岳新明成长为有“商洛第一军”之称的——抗捐第一军司令、副司令。靠担老盐为生的古城农民贺忠才,以担老盐为掩护,成长为一名优秀的红军交通员。贫苦农民贺远柏不仅自己成长为豫陕游击师四大队一支队队长,其母也因积极组织妇女为红军做饭、缝衣被战士称为“黄妈妈”。景村高级小学校长张毅生,不仅带头加入了红军,而且以学校为联络站,为红军组织粮食、搜集传递情报。肖绪岐一家叔侄六人动员亲戚、邻居成立了洛华游击队第二中队。高耀会仙台农民吴成美,动员妻子和学生在自办的学校前支起大锅为红25军做饭,为蔡田游击队探敌情、送情报,后成长为卢洛县兰官区三要乡文书。以编草鞋为生的上寺店农民肖兔娃,不仅为中原突围部队送草鞋、教战士编草鞋,还成长为卢灵洛游击大队第一中队战士。杨圪崂农民郝世英成长为陕南独立团团长,孤儿夏长江成长为三要区干队副队长。无数仁人志士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其中被《陕西英明录》收录的就有197位,被《洛南英烈》收录的有349位。革命形势的蓬勃发展,一大批进步青年冲破封建地主家庭的枷锁,投身于火热的革命洪流。古城南河何史挺,背着家人积极参加革命活动,1938年10月在陕甘宁边区入党,先后任陕南游击队第一大队支部书记、卢洛县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等,解放后任洛南县、柞水县政府副县长等。城关镇马鞍桥谢苏,1934年在西安高级中学加入中国共产党,积极投身革命活动,先后任晋察冀边区公安处第一科科长等,解放后任察哈尔省社会部副部长、公安厅副厅长和第三机械部机关党委书记等。景村陶渠龙万善,背着家人卖掉家里的15亩田地和房产,为红25军和抗捐第一军筹集经费500块大洋,率抗捐第一军第一大队积极开展革命活动,直至献出年轻的生命……
解放战争强大的革命攻势,使洛南的国民党政权惶惶不可终日。1949年5月24日,国民党洛南县长何逸梦带随从40多人仓皇出逃,被我第七区干队生擒于官桥;5月30日,商洛武工队进入洛南县城;6月6日,中共洛南县委、洛南县人民政府在周村成立,6月8日移驻县城。9月23日,县委、县政府召开5万多人参加的“剿匪祝捷大会”,热烈庆祝洛南全境解放,洛南人民从此站了起来!
                                 (史志办 李武计)

网站地图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E10.0以上浏览器
Copyright 2017 www.sldfz.cn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 11001380号-1网站标识码:6110000012
主办:商洛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 地址:商洛市民主路1号 邮政编码:726000 联系电话:09142312098

陕公网安备 611002020000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