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志鉴园地
邵雍诗留商洛山
浏览次数:7769作者: 商洛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发布时间:2017-12-06

 

     邵雍(1011-1077)是北宋哲学家,宋明理学的创始人之一。他与周敦颐、张载、程颢、程颐合称为“北宋五子”其字尧夫,谥康节。原籍范阳(今河北涿州)。幼随父迁共城(今河南辉县)。自号安乐先生,后隐居苏门山百源之上,世称百源先生。宋仁宗嘉佑及神宗熙宁初,曾两度被荐举,均称疾不赴,后居洛阳。在洛阳时,与司马光、吕公著、富弼等从游甚密,并与程颢、程颐相往来。他虽然不象三国的诸葛孔明那样家喻户晓,但是,无论从才干和品德来讲,他都不亚于诸葛亮。只不过,因为长期隐居,名字不被后人知道而已。宋朝理学鼻祖之一的程颢曾在与邵雍切磋之后赞叹道:“尧夫,内圣外王之学也!”今天,熟悉邵雍及其作品的人已经不多了。但在民间仍然流行着他所说过的一些警句。比如,人们常说的:“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天之计在于晨,一生之计在于勤”就是出自邵雍。其著作有《皇极经世》、《伊川击壤集》、《观物内外篇》、《渔樵问对》等。他不仅学贯古今、奇才盖世,而且品德浑厚,待人至诚。这使他远近驰名,所到之处士大夫们争先请他留宿,有人还把邵雍留宿过的地方,称为他的“行窝”。他在人们心中的威望可见一斑。
     邵雍家境清贫、生活拮据,但从小酷爱读书、勤奋好学,闻名乡里。他一生留下了很多脍炙人口的故事,据说当年邵雍出行,所到之处,老百姓争相迎候。无论是当官的,还是种地的,看到邵雍都会说:吾家先生来也!更有好事者,模仿苏门山上“安乐窝”的样式在各地造房,专门等着哪天邵雍来了住在这里,称之为“行窝”。乾隆皇帝游百泉,看到了“安乐窝”,对邵雍的治学精神极为感慨。不仅写下了赞扬他的诗句,还让身边的人将“安乐窝”的布局结构临摹下来。回到北京后,在颐和园照原样修了一座“安乐窝”,赐名“邵窝殿”。在民间传说中,邵雍被形容得神乎其神,说有天中午刚过午时,邻居慌慌张张地来敲邵雍的门,他还没等来人开口,就问:你是来找牛的吧?邻居大惊:我还没说话,你怎么就知道了?邵雍笑着说:午字过了头,必是来找牛啊!
       邵雍一生不求功名,过着隐逸的生活,游学四方,越黄河、过汾河,涉淮水、渡汉水,也在商洛隐居。在商洛旧志中就有邵雍的相关记载:他曾在商州南秦川的竹竿岭(州城南30里)和天柱山(州南5里)隐居并留诗。清康熙《续修商志》卷八“隐逸”上曰:“尧夫游商,爱南秦川风土,卜居八年,与州守宋郎中友善,爱天柱之胜,给到户贴。”清乾隆《续商州志》也记载:“宋邵雍游商,与州守宋郎中友善,爱天柱之胜。有诗云:“一簇烟岚锁乱云,孤高天柱好栖真。从今但作西归计,免向人间更问津。无成麋鹿久同群,占籍恩深荷使君。万古千秋名与姓,得随天柱数峰存。”一日,州守延赏牡丹,时章惇为商洛令,议论纵横,不知敬先生。先生言:“牡丹,见蓓蕾而知花之高下者,知花之次也;见根蘖而知花之高下者,知花之上也。如公所言,知花之次耳”。因陈天人理数之学,章始愧服。”说的是他们在州城金凤山卧牛台玩赏牡丹议论天下的事情,记述了他与商州知州宋郎中与商洛县令章子厚的友谊,诗中也说到了让他在天柱山安籍居住,是因得到了知州宋郎中的恩情,表达了他对宋郎中的感激之情。他们在一起相互和诗论道、以诗酒酬答成为千年美谈。
    从邵雍年表来看,他来商的时间与《续修商志》记载有所出入。经查:邵雍年表上说,嘉佑五年(1060年)邵雍50岁,春游洛阳,正月赏梅花,二月看杏花,寒食乘马踏轻草,三月赏盛开牡丹。夏日不出。秋日长游,商山道中。冬日登楼看雪,至旅中岁除。嘉佑六年(1061年)51岁,新岁在商洛,作《和商守新岁》、《题四皓庙》等诗,后经天柱山返回洛阳,只在商洛住了两年。
    邵雍67岁时在洛阳去世,当时的皇帝谥其为“康节”,意思是说他“温良好善,能固所守”。邵雍被后人称为邵子,和孔圣人一起被供奉在孔庙里。邵氏后代大多在浙江的余姚、绍兴、定海一代,香港著名的大富豪邵逸夫就是邵雍的第34代孙子,在他浙江老家的厅堂上,至今还悬挂着“康节遗风”的巨大匾额。
    邵雍一生作三千余首诗词,他的文学作品(主要是其诗歌)与他的哲学思想有非常紧密的联系,甚至被认为是比其诗更好地表达了他的哲学思想。他所开创的“邵康节体”,在中国诗歌史上也独树一帜。前些年出版的《商洛古诗文选注》一书中,选了邵雍五首诗作,其实他还有大量诗作不为人们所知,在其《伊川击壤集》中即收录不少在商留下的诗作。这些诗作,对于丰富商洛历史文化内涵,彰显商洛地域特色可以说弥足珍贵。这里特介绍如下,以飨读者。

商君吟

商鞅得君持法处,赵良终日正言时。
当其命令炎如火,车裂如何都不知。

商山道中作

十舍到商颜,虽遥不甚艰。
东西溯洛水,表里看秦山。
身在烟霞外,心存人子间。
庭闱况非远,自可指期还。

商山旅中作

残火香灯夜正沉,默思前事拥寒衾。
霜天皎月虽千里,不抵伤时一寸心。

 

题四皓庙四首

(一)
弹秦失御血横流,天下求君君不有。
正是英雄较逐时,未知鹿入何人手。

(二)

灞上真人既已翔,四人相顾都无语。
徐云天命自有归,不若追踪巢与许。
    
(三)

汉皇傲物终难屈, 太子卑辞方肯出。
难老犹能成大功, 至今高义如星日。

(四)

田横入海犹能得,商至长安百里强。
能使四人成美节,始知高祖是真王。

 

和商洛章子厚长官早梅

只应王母专轻巧,剪碎天边乱白云。无限清香与清艳,罇前饮享尽输君。
梅覆春溪水绕山,梅花烂漫水潺湲。南秦地暖开仍早,比至春初已数番。
群芳万品递相催,若说高标独有梅。会得东君无别意,为怜清淡使先开。
霜扶清格高高起,风驾寒香远远留。太守多情客多感,金罇倒尽是良筹。


和商守宋郎中早梅

山南地似岭南温,腊月梅开已浃辰。
耻与百花争俗态,独殊群艳占先春。
角中飘去凄于骨,笛里吹来妙入神。
秀额妆残黏素粉,画梁歌暖起轻尘。
宰君惜艳献州牧,太守分香及野人。
手把数枝重叠嗅,忍教芳酒不濡唇。


和商守登楼看雪

西楼赏雪眼偏明,次第身疑在水晶。
千片万片巧妆地,半舞半飞斜犯楹。
形如玉屑依还碎,体似杨花又更轻。
谁谓天涯有羁客,一般对酒两般情。


和商守西楼雪霁

大雪初晴日半曛,高楼何惜上仍频。
数峰崷崪剑鋩立,一水萦纡冰缕新。
崑岭移归都是玉,天河落后尽成银。
幽人自恨无佳句,景物从来不负人。


和商守雪残登楼

雪残已消冰已开,风光渐觉拥楼台。
旅人未遂日边去,春色又从天上来。
况是罇中常有酒,岂堪岭上却无梅。
若非太守金兰契,谁肯倾心重不才。


和商守雪霁登楼

百尺危楼小雪晴,晓来闲望逼人清。
山横暮霭高还下,水隔疏林淡复明。
天际落霞千万缕,风余残角两三声。
此时此景真堪画,只恐丹青笔未精。

 

和商守雪霁对月

雪满群山霜满庭,光寒月碾一轮轻。
羁怀殊少向时乐,皓彩空多此夜明。
竹近帘栊饶碎影,风涵台榭有余清。
恨无好句酬佳景,从自凄凉梦不成。


旅中岁除

此到明年无数刻,且令芳酒更斟回。
星杓建丑晦将尽,岁箭射人春又来。
不用物情闲作梗,大都心绪已成灰。
浮名更在浮云外,瞬息光阴况便催。

 

泉布吟

名为泉布者,无足走人间。
善发难言口,能开不笑颜。
償逋小续命,赒急大还丹。
唯有商山老,非干买得闲。


和商守新岁

嘉佑六年(公元1061年,邵子51岁)

衰躯在旅逢新岁,因感平生鬓易凋。
饮罢襟怀还寂寞,欢余情绪却无聊。
望仙风月晴偏好,抹绿帘栊夜正遥。
对此块然唯土木,降兹未始不魂销。

 

代书寄商洛令陈成伯

此去替期犹半岁,商山穷僻少医名。
感伤多后风防滞,暑湿偏时疾易生。
圣智不能无蹇剥,贤才方善处哀荣。
斯言至浅理非浅,少补英豪一二明。

 

依韵和陈成伯著作长寿雪会

琼苑群花一夜新,瑶台十二玉为尘。
城中竹叶涌增价,坐上杨花盛学春。
时会梁园皆墨客,谁思姑射有神人。
馀粮岂止千仓望,盈尺仍宜莫厌频。


依韵和陈成伯著作史馆园会上作

竹绕长松松绕亭,令人到此骨毛清。
梅梢带雪微微拆,水脉连冰湱湱鸣。
残腊岁华无柰感,半醺襟韵不盛情。
谁怜相国名空在,吾道何如必可行。


谢商守宋郎中寄到天柱山户帖仍依原韵

商於飞到一符新,遂己平生分外亲。
尤喜紫芝先入手,西南天柱与天邻。
初心本欲践臣邻,帝里司回斗柄春。
今日得居天柱下,不忧先有夜行人。
不将生杀奏严宸,却抱烟岚学隐沦。
多谢史君虚右席,重延天柱一山人。
一簇烟岚锁乱云,孤高天柱好栖真。
从今便作西归计,免向人间更问津。
无成麋鹿久同群,占籍恩深荷史君。
万古千今名与姓,得随天柱数峰存。

 

寄商守宋郎中

初返洛城无限事,闲人体分似相违。
如今一向觉优逸,却类商颜啸傲时。

网站地图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E10.0以上浏览器
Copyright 2017 www.sldfz.cn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 11001380号-1网站标识码:6110000012
主办:商洛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 地址:商洛市民主路1号 邮政编码:726000 联系电话:09142312098

陕公网安备 61100202000040号